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关于怀念父亲的文章

篇一:怀念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个农民,一个有着千年沉淀的地道农民。

    也许是抵挡不住都市的那种诱惑,也许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更也许是为了我跳出农门铺路盖瓦,他离开了我和母亲,离开了和他休养生息的土地。

    离开了父亲的日子我们的生活很辛苦,母亲忙于田间和地里。我虽然有更多的自由空间,却想起父亲和母亲的劳作,使我感到自己的责任。

    我也想起父亲离开时的那天晚上,因为白天到达方便,我和母亲把他送到村里的公路旁,两行茂密的柏树把农舍的灯光和月光笼罩得严实的。父亲挑着两大蛇皮袋的行李,母亲手里提着几个馒头和一双替换的新布鞋。父亲显得是那么的坚实和沉重,他什么也没有和我说,只是坐在那大蛇皮袋子上,大口大口吸他的卷烟,原后吐出来。黑夜中只剩下他手里的一点亮光。他在等车,一辆开往县城的破三轮车。

    以后父亲很少和我们联系,我又过接到他的两次电话,一次是五月的春耕,那是我家要插秧和收小麦。一次是十月的秋收,那是收水稻和种油菜前息。当我说出自己不争气的成绩时,他过了良久才说出一句话“你妈妈和我不容易啊!你要努力啊!”那是我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的。以前他打我也没哭。

    我在初二时到过父亲打工的地方,那是我放暑假,再加上有我的小舅子一起。我真的很难想象他住的地方啊!那是用彩油布搭成的简易的蓬子,四周用水泥砖压着,乌黑乌黑的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的铁塔架,最糟糕的是住处前面是一大片的垃圾,满地是苍蝇到处飞。吃饭的时候,我看看一只被拍死的苍蝇在他的碗里,没想到他用筷子挖去了那团饭,继续没事的吃。他说他们的住处不是固定的那里要人,他就那里去,这些年来,他跑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那里有心建筑他就在那里…我流了两滴泪水,和着满脸的汗水,掉进碗中的稀白饭中,我恨恨的把它们吞到肚子里了。

    今年我高考,父亲强烈要求要回来陪读,我争不过他,就让他回来了。刚考完试,他又要求出去打工,他说家里没什么挣头,外面来得大。我是一百个不同意,我说:“你已经在外面奔波了七年,我已经张大了,我不要你用身体为我的青春买单…”我们都哭了,为了彼此。但是在我为大学的学费发愁时,他又跑到了县城的食品加工场作事。

    谨以此文给我的父亲。


   
篇二:怀念我的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己十几个年头了,他永驻于我们心中。

    父亲是一个很有胸怀、很有深度、很博爱的人。他是个给了我们儿女无尽父爱的好父亲,要是说起他就有讲不完的话语,述不尽的思念……

    父亲是个普通工人,只有初中文化,他出生在陇东的一个大户人家,属于书香门弟,祖上遗留了不少田地和房产,父亲儿时过着安逸的生活。解放后为了生计,他12岁放弃了学业,就背井离乡给人当学徒、做童工……整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日在外奔波劳累。58年父亲报名到西北某地方报社工作,从此一别家乡。以至他的儿女们跟着他都成了“天涯沦落人”。

    父亲时常告诫我们,要老老实实做人,仔仔细细做事。爷爷是地主,他自然是地主成员。在那个唯成分论的年代里,我们好像天生就低人一等。别人肆意欺负我们,我们却不能做丝毫抵抗;学校开学都要填阶级成份,那是我最伤心欲绝的时刻。每次在我胆颤心惊地填上“地主”时,我都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为此我曾经我多次两眼噙泪、咬牙攥拳。在很长时间里,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小小年纪就要承受那么多的屈辱和难堪!每当父亲发现我们受了委屈时,他就千方百计的安慰我们,教我们从小学会忍让。为磨掉我好强的个性,他还别出心裁地将我的小名改为“让敬”。当时,我也赞同母亲经常埋怨父亲的一句话:“老实一辈子,活的太窝囊”。

    父爱如山如海,活着的他总是不多讲话,没有打牌玩麻将的爱好,从不在吃穿上做文章,好喝点闷酒,时常将委屈埋在心底,他默默的工作,从不抱怨什么,独自承受着来自社会的压力和家庭生活的重担。他有一个很好习惯,这就是看书读报。他在用自己的言行教给我们的不仅是掌握知识,还有做人的道理以及对社会的责任,用他深沉的情怀默默地展现着他对我们无尽的爱意。

    那时只要有空,我们经常围坐在他的身边,听他讲故事,享受他的童年,敬仰着他乐于助人的精神,品味着他对于地位和金钱的淡定。他正是用自己的言行,告诉子女们做人要真诚,待人要诚恳。做人要宽容、要学会忍让,做一个坚强且充满自信的人。
   
    他一生中没有辉煌的成就,只是一个无愧于生活的平凡人。但是他是个相当富有的人,他有无尽的乐观与坚强,他有非常爱他的子女们,有许多被他帮助过人的敬仰和赞誉。

    父亲,是儿女们一生的财富,虽然他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金钱和财产,但父亲面对生活的信念一次次点燃我们对生活的渴望!每当在人生的旅途中遭遇到困顿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父亲,因为父亲是我们的依靠,是我们生命里的一盏长明灯,照亮了我们前行的道路!

    父亲是一部书,让我读到的不仅是爱,还有责任。父亲心灵深处给我们不是具体指令,而是一个引导,一种让子女在某种崇高道德感召力下的正确选择。他默默的让你去判断,去把握,去完成在自己家庭中的角色延续,使父到子女的循环往复以至无穷;我们做儿女的要把他的感召力世代传递下去,做一个家的脊梁、一个做人的楷模、一个下一代的榜样……

 

篇三:怀念父亲

 

    题记:在天堂生活的父亲,差20天就整整一年了。今晚是中秋,做儿女的很想知道:天堂里是否也过中秋?如果天堂里也过中秋,父亲岂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阴阳相隔,隔不开我的思念,好想有那么一首歌,也能让您在天堂里想起我。此刻,我伤感倍增,就连老天爷也潸然泪下,原本就害羞的月儿也躲得无影无踪。

    父亲1946年2月出生在商州区的一个偏远山村。父亲兄姐三人,他为最小。就在父亲11岁那年,爷爷突然去世,就留下了年幼的父亲和北京哪能治好癫痫病,治疗方法揭秘奶奶相依为命(此时,大伯已娶妻另过,姑姑也已出嫁)。父亲小学毕业,在当时来说,也算是有文化的人了。就在我出生8个月大的时候,奶奶便去找爷爷了,父亲便用他那瘦弱的身躯撑起了这个家。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真的,就记不起父亲年轻时的样子。父亲一生几乎就没照过相,要不是几年前办身份证留下的那张照片,就连做个遗像都困难了。年轻时的父亲,总是早出晚归,很少在家,为的是在生产队多挣工分,多分粮食,不让我和母亲挨饿。生产队也经常加班到深夜,因为父亲做得一手好饭菜,自然就成了加班社员的炊事员。有什么好吃的,他总是舍不得吃,揣在怀里,偷偷带回家,给了我和母亲。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特别是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是我们全家不再挨饿了。平时很少言语的父亲,高兴得逢人便说:“还是共产党厉害!”

    父亲虽然不再为全家的温饱担忧,却为家庭巨大的经济压力发愁。这时,我上初中,弟弟上小学,妹妹也快到上学的年龄,家里的开支就更大了,父亲的压力可想而知。因为父亲做饭的技术小有名气,再加上为人真诚厚道,又能吃苦,经人介绍,便在今天的“商洛市幼儿园”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炊事员,靠那点微薄的工资养活着我们全家。直到2007年,父亲才离开了和他打交道20多年的那些锅碗瓢盆。普通人的钱与其说是挣来的不如更准确的说是省下来的:父亲从没买过新衣服,穿得几乎都是单位同事和亲朋给的旧衣服,我工作后,硬要给他买时,他便说:“旧衣服穿着舒服,新的穿着别扭,全身不自在。”他这样解释,我心里也很清楚,就是怕花钱;有时感冒了,也舍不得花那一两元钱去买药,总是扛着,当我知道后,心情特别复杂,不知是悲还是痛,生活怎么就把人变成了这样;就在父亲的一生中,从来没有过过生日,以前是家庭条件不好,后来,要给过但都被他以各种理由拒绝了;父亲回家这几年,更没有闲着,开荒种地成了他晚年生活的全部。当我劝他不要过度劳累时,他说:“我是农民,就要靠土地生活,正如你是老师,就要认真教书一样。”我真的再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阻止他,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底。父亲一生也没有什么爱好,我唯一能看到的嗜好就是他嘴里叼着旱烟袋坐在门前那块大石头上悠闲地品着自制的茶叶。

    农历2010年9月1日晚上7点多,不幸终于发生在父亲的身上。此时,我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接通后,首先听到的是父亲的声音:“天都黑了,别给娃打电话了,我就是胸闷,喝两瓶藿香正气水就没事了。”听到父亲的话,我就急忙追问母亲,母亲说:“你爸病得很厉害,你赶快回来吧!”我清楚的记得,那晚还下着小雨。我急忙拦辆出租车赶回家。看到躺在炕上痛苦万分的父亲,我不容分说背起父亲上了车,急忙赶往商洛医院。在急救室的病床上,父亲显得格外镇静,忍受着护士、医生不断的折腾。直到凌晨二点多,父亲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并被确诊为突发性心脏病,由于供血不足导致肾、脾、肺等脏器衰竭,情况危急,主治医生建议转院。站在父亲的病床前,握紧那冰凉的手,望着父亲那张已被病痛折磨变形的脸,我心如刀绞,却又无法将他从死神的手里夺过来。回想父亲的不开心,往往是因为对我的失望与无奈,我一次次的挫折也就成了父亲一次次的伤心。悲痛、内疚、无奈的心情一下子用上了心头,真想放声大哭,却怎么也哭不出声来,只有两行热泪止不住的流。父亲听说要转院去西安,坚决不同意,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说:“这儿都看不了我的病,就算去了西安也是白花钱,还是把我送回家吧。广西癫痫医院哪个好”在我和妹妹的哀求下,几乎是用强制的方式把父亲抬上了救护车,凌晨3点多,我们就出发了。7点多,父亲就躺在了西安交大附属医院急诊科的病床上。我们请了研究这类病的专家、博士,用了最好的药,还是没能把父亲留住。就在农历2010年9月初5凌晨0:40分,父亲安详的闭上了双眼,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

    亲爱的父亲,今晚无论您是否听得到,我都要向您(也是平生第一次)说声:“中秋快乐!”

    亲爱的父亲,安息吧!我会经常回家,照顾好母亲,也会和您一样,挺直腰杆,撑起这个家!

    “子欲孝而亲不在”,此乃人生一大憾事。我的父亲也和千千万万的父亲一样,勤劳善良,用生命撑起了一个家;做人儿女的也万万千,双亲在世时,找点空闲,挤点时间,常回家看看!!

 

篇四:父亲节里怀念父亲


   
    我父亲,一辈子为农,他不知道地球是圆的,也没去过北京天安门,一生人就那样默默无闻的侍候老家几块贫瘠的土地,过着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生活。他的少年儿子,一颗豆芽,一条竹杆,亏父亲给他炖了那么多次高利参,田七,却是个连自家茅房着了火也不懂得怎生救,只愣愣的呆看着邻居把火扑灭的家伙,懒汉,书呆子。但这样的家伙在父亲眼里,却还当是一块宝,命根子,无怨无悔的培养着,侍候着,就像侍候着自家那块贫瘠的土地。

    七岁那年,他儿子贪玩,在打谷场与人玩打稻机,不小心让打稻机的齿轮把右手食指卷进去,碾切成一环一环的,只留皮连着。他儿子哭声震天,整个打谷场都为之动容。父亲听后,在水田里丢下正在耕耘的牛和犁,卷着裤腿,一身黑泥的滚爬上来,背起儿子就往医院里冲。大夫说,要整个手指都割下来。父亲说,那不得,没了右手食指当兵不能扳(枪)机写字不能执笔。大夫说,那你另找高明。父亲带儿子去找名闻一方的老中医。老中医用后花园一种草药敷,手指得以存下来。那段日子,父亲每天天蒙蒙亮就推出红棉自行车,驮上儿子,往遥远的一个小镇赶。儿子坐在车后座,望着两边不断后掠的青蓝甘蔗园或黄灿灿稻穗。爸,手指疼。父亲用力蹬红棉自行车。我蹬快点,莫多久就到了,疼你就咬铁钉忍着,人人都有疼的(时候),咬牙忍忍再痛的事也能过去!一个月后,老中医解开敷手的药包,用摄子摄下一小块碎骨头,说,好了,只少一小节,日后当兵还可板枪机,当官还可执笔。父亲陪着笑脸,对老中医千恩万谢。

    十岁那年,父亲赶牛车去砍甘蔗,儿子和六姐坐在牛车上,父亲坐在车辕上抽水烟,由着牛信马由缰的走,那牛走着走着就看上了路边的甘蔗尾,要越过路碍偷吃两口,一边车轮碾上高高的路障,翻车了。父亲和六姐都跳了出来,儿子被压在牛车里面。还好,牛车两边有两冀,顶住了车床,儿子趴在地下,不大碍,只吓蒙了,出不了声。父亲在外头,以为压死了儿子,呼天抢地,自己奋力要把牛车翻过来,却不行,路边人都过来帮手,终于把车翻过来,儿子活活生的爬起来,两眼骨碌碌的转,却看到了父亲两横老泪。母亲知道后,狠狠数落父亲,你儿子和你生肖不合,你命丑又贱又硬,不利你儿,你以后少近儿子!也许是这原因,儿子从少年起就叛逆十足,处处和父亲对着干,父亲要他去东他偏去西,父亲开录音机听雷剧他偏要广州癫痫的专科医院换掉听时代曲,父亲要他写字他偏去玩。特别是进县城上学后更是看不起父亲,认为他是老封建没文化。父子关系火药味十足。但父亲从未打过儿子,从未,那怕一个小指头也没动过儿子。吵架时父亲常挂嘴上一句话,你个契弟仔,一分钱掉地下都捡起来吹干净使给你,还这么不生性。但可恨的儿子就是不生性不开蒙。如今儿子也已长大长老,变成别人的父亲,也养了一个叛逆十足的女儿,女儿也天天跟她父亲闹,她父亲要她去东她偏去西,要她写作业她偏看闲书,早餐煮了稀饭她要吃干饭,女儿父亲徒叹奈何,对天狂呼,真是报应呀,爸,当年我不该那样对你。

    儿子真正开蒙懂得父爱是在十七岁那年。有时候爱是要经过多少时间的洗沥才能醒悟呀。那时,儿子已上高中,在离家很远的城镇寄读。那时的学子读书很刻苦,为了伟大的高考,为了龙门一跃,为了走在千军万马的独门桥前面,常常挑灯夜战,晚自修十一点熄灯后,每个人都默默的端出一盏煤油灯,点上,放课桌上,继续熬战。偏偏在这白炽化的竟争里,什么都可以压抑,唯有天性里青春期的春心萌动压抑不了。年青人情窦初开,喜欢暗恋。儿子常看到一些同学为了暗恋的女子而郁闷愁苦茶饭不思,夜不成寝。不幸的是儿子也不可抑制的暗恋上了一个女同学,常常在子虚乌有的情感和理智斗争中弄得自己焦头烂额痛苦不堪,巴不得对女同学扒开心,你看,你看,这是我的心,我的爱,她是属于你的。儿子不可避免的患上失眠症,失恋症。那个炎热的夏天,儿子灰头土脸的回到农村的家中疗伤。父亲宽容的接纳了自己的儿子。儿子回家当天夜里就病了,发高烧。手忙脚乱中父亲背着儿子匆匆赶到村里的医疗站,打了两瓶吊针,拿了药,又把儿子背回家。回到家里,儿子的烧还没完全退,父亲又忙乱起来,冲药给儿子吃,不小心洒了一点在床上。儿子发脾气了,猛把药推开,哐的一声,碗掉地下,烂了。儿子等着父亲的骂。无意中瞥了父亲一眼,在昏黄的灯光下,看见父亲一脸的关切,一脸的慈祥,在静静流淌,毫无责备之色。儿子心头一震,别过脸去,流泪了。从那一刻起,儿子懂得了什么是爱。爱就在眼前,无遮无拦,安全可靠,不用去别的地方寻找!

    父亲离开我足足十年了,睡在老家的一旮小山丘里,谨以此文做父亲十年祭。

   

篇五:父亲的怀念

 

    对于父亲的溘然长逝,我怎么也不能相信。

    听说患了癌症的病人死前异常痛苦,面容也十分难看。父亲卧床三个月,后三十余天米水未进,硬靠吸氧和输液维持,临终时也未瘦得脱相,依然脸色红润,安详地闭着双眼,如同午休神游于梦乡。

    父亲二三十年没进过医院,吃药也罕见,小有不适一挺就过去了。这次他是觉得胸口隐痛,偷偷地贴上膏药被我妻发现,才被迫到医院检查的。没想到竟是患了不治之症,而且到了晚期!

    捧着宣判死刑般的诊断书,我的手在颤抖,心在颤抖。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守护在病床旁,我默默地祷祝父亲能凭借健康的体魄和医药的神力,像以往遇到危难那样化险为夷,平安无事。我幻想着父亲能奇迹般地站立起来,再享天伦之乐,家庭内外响彻他爽朗的笑声。

© wx.lmkxg.com  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