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剧本文学小说www.hlmsw.cn,女子绑64部手机入境

人物表

李玉和——铁路扳道工人。中国共产党员。

铁 梅——李玉和的女儿。

李奶奶——李玉和的母亲。

交通员——八路军松岭根据地交通员。

磨刀人——八路军柏山游击队排长。

慧 莲——李玉和家的邻居。

田大婶——慧莲的婆婆。

八路军柏山游击队队长。

游击队员若干人。

卖粥大嫂。

卖烟女孩。

劳动群众甲、乙、丙、丁、戊。

鸠 山——日寇宪兵队队长。

王连举——伪警察局巡长。原为秘密共产党员,后叛变投敌。

侯宪补——日寇宪兵队宪补。

伍 长——日寇宪兵队伍长。

假交通员——日寇宪兵队特务。

皮 匠——日寇宪兵队特务。

日寇宪兵、特务若干人。

第一场 接应交通员

[抗日战争时期。初冬之夜。

[北方某地隆滩火车站附近。铁道路基可见。远处山峦起伏。

[幕启:北风凛冽。四个日寇宪兵巡哨过场。宝鸡那家癫痫病医院好>

[李玉和手提号志灯,朝气蓬勃,从容镇定,健步走上。

李玉和 (唱)【西皮散板】

手提红灯四下看……

上级派人到隆滩。

时间约好七点半,

等车就在这一班。

[风声。铁梅挎货篮迎风而上。

铁 梅 爹。

李玉和 哦。铁梅!(觉得孩子冷,摘下围巾给她围上)今天买卖怎么样?

铁 梅 哼!宪兵和狗腿子,借检查故意刁难人,闹得人心惶惶,谁还顾得上买东西。

李玉和 这一群强盗!

铁 梅 爹,您也得多留点神哪!

李玉和 好。铁梅,你回去告诉奶奶,说表叔就要来了。

铁 梅 表叔?

李玉和 对。

铁 梅 爹,今儿这个表叔是个什么样儿呀?

李玉和 小孩子,别老问这个啊。

铁 梅 回去问奶奶。

李玉和 这孩子!

[铁梅下。

李玉和 (望着铁梅背影,高兴地)好闺女!

(唱)【西皮原板】

提篮小卖拾煤渣,

儿童抽搐能治吗

担水劈柴也靠她。

里里外外一把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

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王连举上。

王连举 老李,我找你半天……

[李玉和机警地制止王连举讲话,观察四周。

王连举 老李,鬼子的岗哨,今天布置得很严密,看样子好象有什么事!

李玉和 我知道。老王,以后我们尽量少见面,有事我临时通知你。

王连举 好吧。

[王连举下。

[远处火车汽笛声。李玉和下。灯暗。

[火车轰鸣,飞驰而过。枪声。

[灯亮。交通员从坡上“抢背”下来,晕倒。

[李玉和急上。

李玉和 (见状自语)左手戴手套……

[枪声。王连举返回。

王连举 这是谁?

李玉和 自己人。我背走,你掩护!

王连举 好。

[李玉和背交通员下。

[日寇宪兵追喊声、枪声。王连举朝李玉和走的相反方向放了两枪。日寇宪兵将至,王连举为保自己,畏缩颤癫痫病人可以吃拉莫三嗪片吗抖地朝胳膊打了一枪,倒地。

[伍长带日寇宪兵追上。

伍 长 (问王连举)嗨!跳车的有?

王连举 啊?

伍 长 跳车的有?

王连举 哦!(手指李玉和下场的相反方向)在那边。

伍 长 (惊慌地)卧倒!

[众日寇宪兵慌忙卧倒。

[灯暗。

——幕闭

第二场 接受任务

[紧接前场。

[李玉和家内外:门外是小巷。屋内正中放着桌椅,窗户上贴着一只“红蝴蝶”。右后方是里屋,挂着门帘。

[幕启:北风呼啸,四壁昏暗;李奶奶捻灯,屋中转明。

李奶奶 (唱)【西皮散板】

打渔的人经得起狂风巨浪,

打猎的人

【原板】

哪怕虎豹豺狼。

看你昏天黑地能多久!

革命的火焰一定要大放光芒。

[铁梅挎货篮进屋。

铁 梅 奶奶!

李奶奶 铁梅!

铁 梅 奶奶,我爹说:表叔马上就要来了。(放下货篮)

武汉癫痫好医院

李奶奶 (自语,盼望地)表叔马上就要来了!

铁 梅 奶奶,我怎么有那么多的表叔哇?

李奶奶 哦。咱们家的老姑奶奶多,你表叔就多呗。

[李奶奶补衣服。

铁 梅 奶奶,那今儿来的是哪个呀?

李奶奶 甭问。来了你就知道了。

铁 梅 嗯。奶奶,您不告诉我,我也知道。

李奶奶 知道?你知道个啥?

铁 梅 奶奶,您听我说!

(唱)【西皮流水】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没有大事不登门。

虽说是,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

可他比亲眷还要亲。

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

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

他们和爹爹都一样,

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李玉和背交通员急上,推门进屋,示意铁梅关门,注意外边。关切地扶交通员坐下,递水给他喝。

交通员 (苏醒)请问你此地可有个扳道的李师傅?

李玉和 我就是。

[李玉和、交通员对暗号。

© wx.lmkxg.com  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